車與生活


台灣駕車違規罰款太輕了,酒駕無照者根本不怕  


TEXT:蔡至兼 Chien

最近台灣酒駕肇事頻傳,就連為民喉舌的民代大人以及人民保姆、政府官員也常傳酒駕,如果自撞那就是活該不足為惜,但酒駕肇事傷及無辜可就罪大惡極,然而看看台灣的交通罰則,與鄰近的日本相比似乎輕了許多,單罰款部分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。

話說目前最為人所痛恨的除了馬路三寶,就屬酒駕可稱得上罪大惡極,不少人ˊ喜好貪杯又仗著自己開車騎車技術好,結果卻害了別人,看看台灣的罰款頂多就是新台幣9萬元了事,若肇事最多也是關個幾年,但還不是「馬上」、「立刻」就抓去入監服刑,還得經過層層關卡才定讞,有錢有勢者最終好像沒沒聽說受到太大刑罰,一般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就只有「逆來順受」;但看看最守秩序的日本,酒駕最高可是罰到新台幣28萬元,而且不僅如此,除了違規記點吊銷駕照,還祭出「關」好幾年的刑期,甚至連也會丟飯碗,搞到最後還必須搬家謝罪,這…在台灣應該是不可思議的事吧!



另外,像常見的無照駕駛肇事的社會新聞,說實在無照本來就不該駕駛,這該是誰的責任?肇事者、家長都必須付最大責任,甚至不少溺愛子女的父母完全不承認自己孩子會犯下大錯,而台灣的法律對危險駕駛、無照駕駛至多也裁罰個新台幣2.4萬元,但日本可是罰到約新台幣14萬元,且還要判刑,因此肇事犯法比例上來說台灣確實高出太多,原因就在於罰得太輕;當然日本的交通違規案件雖然比例較低,但社會案件比台灣高是不爭的事實,總之就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。



不少人認為酒駕非重罪之事,但有沒有發現這些人通常多喜好杯中物,當然不能阻斷自己的喜好,然而因此而傷及無辜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那真的是罪加一等最不應該。同時許多違規者認為罰金過重,也喊著不景氣錢難賺,並常抱怨執法單位大搶錢,但說實在如果不違法何必在乎罰多少,至於我個人的態度,當然是贊成嚴刑重罰,完全杜絕關說(關說者也要罰),甚至酒駕肇事屬實直接抓去關個數年甚至更長,如果是民代官員觸法就判死刑,不過在這充斥著道德團體以及恐龍法官的年代,可能嗎?難喔!